首页 > 文化 > 正文

电竞应避免成为电子游戏“漂白”手段

2019-02-21 21:50:35    评论:0

2018年12月23日,西安,2018英雄联盟德玛西亚杯西安站决赛。视觉中国供图

聂亚栋制图

刚刚过去的2019年春节,注定会让陈灿、张杰一生难忘,他们和其他数十名网瘾少年一起远离家乡在北京的一家网瘾治疗中心过完了年。位于北京南郊的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创建于2003年,是国内第一家专门救治网瘾青少年和青年的机构。走进这里的每一个孩子和年轻人都有着不同的网瘾史,但因为他们的网瘾,给各自的家庭都带去了相似的痛苦和煎熬。过去16年,像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这样的网瘾戒除机构在国内从一家增至二三百家,这是一个让人忧虑的现象,因为网瘾少年越来越多,他们背后的不幸家庭也在与日俱增。

一个学霸的“坠落”只用了一学期

眼下,和陈灿同届的不少孩子正在享受进入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放到几年前,陈灿的母亲就给陈灿设想过这样的前程,并且相信,陈灿就读的一定是名牌大学。陈灿的母亲回忆,陈灿在初中时学习成绩优异,当时的目标是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当地最好的高中,然而一切都在陈灿迷恋上网游后改变。

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面前的陈灿,是一个彬彬有礼、谈吐不凡的年轻人,他目前在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接受网瘾戒除治疗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很快就将重新开始正常的学习、生活。他对于自己过去几年沉迷于网络游戏的经历懊悔不已。

陈灿回忆,自己在初中时沉迷于一款网络游戏不可自拔,每天晚上都要在晚自习放学后玩上三四个小时,很少能在夜里12点之前入睡。但由于自己的学业基础还算扎实,加上白天课堂上的学习效率还比较高,学习成绩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中考时,陈灿的成绩是全县的前十几名,虽然距离拿到全县第一名的目标有一定差距,但足以保证他顺利升入当地最好的高中。

上了高中之后,陈灿继续着每晚熬夜打游戏的习惯,但是高中学业明显加重,他已经很难游戏、学业兼顾。初中时,陈灿白天在课堂上如果太困了还能打个盹,基本上不会对学习产生太大影响,但是高中时已经不可能这样。由于白天精力不济,无法保证在课堂上认真听讲,仅仅一个学期,陈灿的学习成绩就出现了大幅下滑。在一次与老师发生矛盾,因此被停课一天后,陈灿发现原来停课可以让自己更有时间和理由玩游戏了,进而开始有意地旷课,学习进度更是无法跟上,到后来,陈灿直接申请了休学。

让陈灿母亲痛心的是,面对儿子沉迷于游戏和由此导致的人生“坠落”,身为家长却毫无办法。

陈灿母亲回忆,其实早在陈灿初中时,她和陈灿父亲就一直在劝诫陈灿不能玩游戏玩那么长时间,但是劝阻的效果甚微,到后来,甚至很容易招致陈灿的情绪宣泄。陈灿母亲记得,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陈灿为了表示自己不满,直接踢翻了客人送来的礼物,十分失礼。至于对父母发小脾气,更是家常便饭。陈灿的母亲一开始以为,孩子是青春期的叛逆,过了这段时间,孩子就会好起来,直到陈灿在高中阶段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迅速从一名“学霸”变成了顽劣的差生,陈灿父母才想到,孩子如此沉迷于游戏,是不是到了需要救治的地步。

陈灿母亲先是找到了一名精神科医生朋友,这位朋友经过初步诊断后发现,陈灿的网瘾已经非常严重,建议尽快采取戒除措施。

当亲耳听到医生对儿子的诊断结果时,陈灿母亲的内心是此生以来的第一次绝望,曾经让自己、让全家无比骄傲的孩子,竟然因为沉迷于网络游戏而落到了出现严重精神问题的地步。

现在的陈灿已经意识到,自己在网瘾最严重的时候,不仅迷恋于网络游戏,而且逃避、排斥现实生活,宁可在网上跟人聊天,也不愿意在现实中跟人说话。

2017年4月,陈灿在父母的带领下第一次来到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但为了赶在9月开学前回到学校,治疗只进行了5个月。结果,因为治疗不彻底,回校一个月后陈灿就网瘾复发。

2017年12月,陈灿再次来到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也是在治疗一个寒假后,自以为不错,但是回到家后,又是很快就回到了沉迷于网络游戏的状态。

2018年5月,陈灿父母带着陈灿第三次来到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这一次的治疗到目前已经长达九个月,医生的建议是,直至帮助陈灿从内心彻底戒除网瘾,治疗才算结束。

随着此次治疗已进入尾期,预计等到新学期开学时,陈灿将能够真正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但是宝贵的青春已经被耽误了3年。陈灿原先高一的同学,此时已经步入大学生活,而陈灿母亲早已放弃了对儿子的名牌大学梦。

陈灿觉得自己不太可能再回到高中了,他准备一边打工一边自学高中课程,而后再做考大学的打算。陈灿母亲则不再奢望儿子能考上大学,她的唯一期待就是陈灿能安安稳稳地过上正常生活。

一名迷失自我的昔日电竞选手

26岁的张杰,网瘾已有差不多10年。

张杰的父亲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张杰从高二开始沉迷于网络游戏,那时他每天都去网吧,学业一塌糊涂。学校对如何拯救这个孩子实在无计可施,就建议张杰父亲给他办了转学,转到当地一所军事化管理的学校。

在新的学校,张杰被没收手机,平时住校,严禁随意出校门,他根本没有接触到网络游戏的机会,就这样,张杰学习成绩逐步回升,但网瘾也在精神上折磨着他。在到新学校的前半年,张杰父亲为了满足儿子的网瘾需求,还曾3次谎称孩子生病,帮张杰请假,把他从学校接出来,带他回家上网玩游戏。但此后,张杰在学校的严管下,网瘾被暂时压制了。

在新学校复读了两年,张杰终于考上了当地一所还不错的高校。上了大学之后,张杰玩游戏再也不受管束。张杰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自己在大学的学业没有受到玩游戏的任何影响,但张杰父亲表示,儿子从大二开始几乎就是天天泡在网吧里,最后儿子能大学毕业,只是蒙混过关而已。

张杰在大学时期还参加过全国大学生电子竞技比赛,拿到过奖项,但正是这段经历让他明白,一名电子竞技选手远不是玩玩游戏那么简单,需要经历严格、枯燥的训练,当娱乐变成工作,实际上没有几个人能坚持下来。

所以,当谈到自己在大学毕业一年后,辞去工作开始彻底以网络游戏为生活中心时,对于记者提出的何不再次参加电子竞技比赛的问题,张杰的回答是自己绝不可能以成为电子竞技选手为目标,因为走那条路实在太难了。

2016年夏天,张杰大学毕业,然后按部就班地进入当地一家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的单位工作。但是,工作不可能像游戏那样很快给人带来兴奋感、成就感,张杰在逐渐发现工作的平淡后,又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网络游戏中,从一开始的下班后去网吧玩游戏,到请假去玩游戏,再到旷工去玩游戏。单位领导一次次找他谈话,找家长谈话,但都已经无法令他回心转意。

大学毕业不到一年,张杰主动放弃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此后又找过几次工作,但都是干不了几天就维持不下去。张杰父亲很清楚,儿子的心思已经完全在网络游戏上,现实生活哪里能带给他像网络世界那样的“刺激”和“精彩”?

此后一年,张杰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张杰父亲恼火却又无奈地看着儿子每天夜里在网吧度过,一早回到家里吃饭、睡觉,一觉睡到下午三四点钟,再吃点东西去网吧。到了后期,张杰也不去网吧了,就整日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他说自己也不是一直都在玩游戏,也有很多时间是在网上随便看看和跟人聊天,但就是无法离开电脑。

张杰父亲发现,原本性格开朗、能说会道的儿子,在把自己封锁在网络世界近一年后,已经变得精神萎靡,连说话都不利索。

张杰父亲觉得儿子正在精神上“死去”,他必须要想办法救回儿子。

2018年5月,张杰父亲编了一个理由把张杰骗到了北京,直接住进了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张杰发现来这里是为了给自己戒除网瘾之后,以绝食、带领其他孩子“暴动”和逃跑等方式反抗。张杰父亲铁了心,绝不向儿子妥协。

多种反抗手段无效之后,张杰终于明白了父亲的坚决,开始接受治疗。

治疗过程充满挑战,在儿子开始“森田疗法”(被治疗者独处一屋,屋内仅有一床,保证被治疗者基本生活条件,但没有社交、阅读、娱乐等任何活动,以迫使被治疗者思考、审视、认知自己)之后,张杰父亲没有想到,其他孩子只需进行30至40天的“森田疗法”,儿子竟然做了70天,这大概也是儿子受网瘾毒害之深,重新唤醒他的自我认知之难的体现。

  责任编辑:

今日推荐

习近平会见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

7月2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会见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新华社记者 廖宇杰 摄新华社约翰内斯堡7月26日电(记者 黄尹甲子 郝薇薇)国家主席习近平26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会见乌...[详细]

习近平会见世界银行行长金墉

7月1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世界银行行长金墉。新华社记者李学仁摄  新华社北京7月16日电(记者刘华)国家主席习近平16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世界银行行长金墉。  习...[详细]

习近平:创新是我们能否过坎的关键

习近平:创新是我们能否过坎的关键14日上午,习近平在济南考察了浪潮集团高端容错计算机生产基地。宽敞明亮的生产车间,工人们正在作业平台紧张忙碌,总书记仔细察看智能化生产工艺和流程,...[详细]

☆可靠的赌场娱乐官网-网投赌场娱乐推荐-网上赌场娱乐导航-中国调查网